网恋使我迷失了灵魂

热度255票伀览18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8月21日 00:19

    我一直分不清梦和现实之间的距离,自从迷恋上网络然后迷恋上那个叫梅影的女人,我就一直游离在梦和现实之间。我不能不时时想起她曾给我留下的那一段让我刻骨铭心的留言:

    给我你的双手

    那是我生命的足迹向前的有力支撑

    你的微笑是急雨后最灿烂的霞

    映照我孤独无人喝彩的生命

    绚丽而清明

    其实我不知道她是谁,从哪儿来,但我知道她的敏感而多质,知道她的挣扎她的痛,而我却永远失去了她。

    迷恋网络是从迷恋梅影开始的,我不料自己竟会陷得如此之深,之前,我还一直嘲笑那些深陷网络不能自拔的人,如今我不但陷进去了,而且陷得无药可救。

    单看网名就能觉出她是一个泛着冷梅暗香的脱俗女子,自从偶然的机会聊过几句话之后,我便不可收拾地倾心于她。当然,这种程度还到不了爱,因为我有老婆孩子,虽然我一个人在异地工作,但心里不免时刻惦记着她娘儿俩,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记挂真是铭心刻骨,可是有了梅影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我常用孤独剑客的网名在聊天室挂着,有空时我就挂在那儿安静地看别人聊,当然这种以对骂为主的聊天,我是永远也不屑于掺和进去的,我的兴趣不只在观聊,也许我是想找到点什么,可是能找到什么呢,当无数个闲暇的难以打发的白天或黑夜我挂在那里心中隐隐含着某种莫名的期待又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打发过去后,我空虚得连灵魂都不是自己的了,当不只一次地失望过后也许是寄予了太多的希望吧,我依然在某一天某个时刻期待着,就在这样一个事先没有一点征兆的时候梅影出现了。

    是她主动点我聊,我从不主动找人聊,因为见多了公聊的无聊,所以就没有兴趣点什么人主动聊。

    梅影:你为什么不说话,只是一味观望?

    我:因为无聊。

    梅影:有人说无聊是没有人可以聊,你也是?

    我:在某种程度上是。

    梅影:那你一定寂寞。

    我:不是人人都懂寂寞。

    梅影:也不是人人都会寂寞,你的寂寞怎么流?

    我:寂寞?流?

    梅影:有人说没有泪,寂寞就没法流,你的寂寞怎样流?

    我一时语塞,好一个聪明灵秀的人,几句话就勾起我谈话的欲望。

    梅影说她是个喜欢看书的人,只此一个爱好。她说她从小喜欢读书,简直到了痴迷的地步,现在还是,她说她有两个愿望,一是长大有钱买瓜子吃一是长大有书看,她说她的愿望都已实现了。然后我们说起那些曾经读过的书,那些经典语句,那些人物的喜乐,我们随着他们一起快乐一起悲哀。

    她的率直与健谈很能吸引我,而且还是个小我十多岁的女性,更让我多了几分好感,现在喜欢看书的人不多了,说实在的,那些在网上聊天的人说不了三句话就先问你是做什么的,年龄,住地,更有甚者,赤裸裸地问你有钱没钱,让你反胃。她的爱好和我有如此相象,让我在只谈了几句后就有了依恋。

    她走了,我记下了她屏幕上打出的那一行字: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宵牢梦想。

    她还会来吗?我满怀热情的期待着,可我一连等了她三天,一直没见她的影子,当我焦灼而无奈地徘徊在聊天室时,不甘心的我不得不时时做出点表情想吸引人的注意,因为我怕她变了网名我认不出来。那些无数次地制造的小表情,引来不少人和我聊,却都只泛泛而谈,像警察盘问户口,我只好躲在一边不说话,满心的失望,又对梅影充满了期待,希望她来。

    等第二次见梅影已是三天之后了,这三天用度日如年再合适不过了,三天里我只要有空就把自己挂在聊天室,好在我的单位也可以上网,且办公室只我一个人,可是三个白天过去了,我依然见不到梅影,等她的焦灼让我有几乎成灰的绝望,我突然发现我对她有了如此深切的依恋,这在我是前所未有的。

    那是第三天晚上的七点多钟,我在我的住处开机后不久,我终于看见有一个过客将名字改为梅影,而且也还是一直挂在那里不说话,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去搭讪。

    我:你好,梅影!

    梅影:你也好。

    我:最近好吗?

    梅影:说不上。只是瞎忙!你呢?

    我:不好!

    梅影:为什么?

    我:因为你没来。

    梅影:怎么,你也贫了,那我走了。

    我:别,千万别,听我讲完。

    我:我说的是真的,从上次聊过后我就觉得你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我上网这么久,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又因为你和我有相同的爱好,还记得你的恨无知音赏,我也想说,不惜歌者苦,无人是知音。 

    我:那换个话题,最近看了一本书,很有意思。

    梅影:哦!

    我:我其实看书不多,但对喜欢的就不会释手了,一直喜欢卡夫卡,他那种阴郁的荒谬让他具备了一种特殊的文人气质,这使他和在其它现代主义文学作家区别开来,所以很喜欢。

    梅影:那是鸡立鹤群了,其实细观现代文以文学的背景不难看出他这种性格气质的源由,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仅给欧洲造成了极大的经济和人口的损失,而且更深刻地影响了他们的精神内心世界,使他们丧失了改变世界的热情和对未来社会的信念,于是在无奈中他们选择把自己投放到内心深处,站在世界之外审视历史,分析生活,不企求解决问题,而沉湎于玄想中,以此来享受现代生活的孤独和痛苦,在他们眼中,现代生活是不可信赖的,由于没有原则遵循,世界上到处充满了混乱和喧嚣,唯有自己的内心才是真实的,这一时期的康德、叔本华尼采、柏格森、弗洛伊森,无一例外地染上了这种特征,只是卡夫卡更善于用另一种语言把他独到的体会表现出来。

    梅影接下来谈到了那个时期的诗歌流派,什么隐逸派,意象派,她的涉猎很广,许多人的诗句她随手拈来,用得那么贴切自然,几乎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我只有听的份儿。

    这一天我们留了QQ号,并说好以后在QQ上聊。

    这样的谈话进行了很多次,每一次谈话后都让我有无尽的期待,渴望下一次再聊,和她交谈的每时每刻我都觉得自己增长了不少知识。

    我发现自己变得很有耐心了,在我们谈人生、理想的时候我会时不时地把自己对她那种渴慕的情绪加进去,冰雪聪明的梅影感觉到了,但她却又若即若离,永远站在那儿不动声色的看我表演。

    这种情形让我有点恼怒,但我不能迁怒于她,网络里是没有现实的,她说虚拟的世界里找不到的现实。我只能说我是实实在在的人,她也是。我的辩驳显得苍白又无力,梅影只用微笑的表情打发我。

    时间飞逝,和梅影聊了有两个月了,夏天在悄悄地过去,炎热的夏天膨胀了我的情绪,暑热过后我能清醒而理智的面对一切,包括和梅影的聊天。如今我们互通电话,虚拟的网络可以无限制地拉长或缩短我和她的距离,我告诉了她我的一切。有时我们在电话里可以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我的喜乐全都说给她听,可过是至今我只知道她的网名叫梅影,喜欢上网喜欢读书,其它便一无所知了,即使是电话里我还是叫她梅影,这让我觉得不公平,但我又明显觉出她也在强烈地依赖着我,每次打开的QQ就能看到她的留言,虽然只是一些问候的或不重要的话,也总能觉出她的依恋,让我又觉得暖暖的。

    有一次我看见她留言里这样说:那些信息和曾经交谈过的无关痛痒的话仿佛是烙在心上的痕迹,竟也让我这般留恋甚至疼痛,人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但愿是个出卖体力的劳碌之人,也不会这样动辄与自己为难,可恨我偏偏只和自己较劲,一味和自己过不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但她这种矛盾的心理我很能理解,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矛盾中挣扎呢?上周回家后心神不宁的样子让老婆兰英看出来了,夜里她很体贴很温柔的问我是不是有了心事,我搪塞过去了,但心却猛地抽动了许久。梅影紧紧攫住了我的心,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疼痛,有迷乱,甚至还有不知所措。

    喜欢和梅影聊,不论是电话里还是网络里,月底我拿着猛然暴涨的电话费缴费单时心就不由一沉。我不能不问自己,何以如此奢侈,我想做什么,我要做什么,这个年纪了,我难道还真想彩旗红旗都飘飘吗?而对梅影,我又有什么?她想要什么,我能给她什么,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强烈地感觉出对梅影的依赖,就更怕失去她,我怕自己养成了习惯就再改不过来了,有一次我对梅影说你让我看到了天堂的好,我不想再回到地狱里去,你让我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梅影用长时间的沉默回答我。

    我仔细回想自己说过的话,不由愧疚起来,因为我不能不想起老婆兰英,她那么爱我爱家,对我呵护毕至,常常说让我一个人在外地是她不好,因为她老舅是省上有权势的一个官员,她只是下不了决心去找他,我一想到一个大男人还要靠老婆心里就不是个味儿,极力劝阻她去,她也就顺从了,可她总说对不起我让我受苦了。而梅影呢?我算什么,爱上梅影了?这是多么可怕的问题,而我却又是这样地依恋她,有很多牵念是夜深人静时的折磨,让我心痛,有时甚至强烈到让我想起身后的事,我何以自处?我把这些都告诉了梅影,可以这样说,在她面前我是纯透明的像一个杯子,而这个杯子里的水却一片混浊。

    我也能感觉出梅影对我的依恋,每一次总是她先和我说话。我的QQ里全是她的留言,大部分是凌晨一二时的,每当看完总让我感动,这是个细心而周到的女子,她不只一次劝我对自己好,说我们都冷静下来心平气和的对待这一切,说她不会让我为难,说她很高兴终于找到一个知音了,再不用说不惜歌者苦,无人是知音了。说如果有一天因为她破坏了什么,她一定选择离开,即使她会很痛苦,她也会只做一只在暗夜里独自舔拭自己伤口的小兽,永远不要伤害到我。

    这些话梅影都很自然的说出来全无半点做作。听到她说这样的话,有一种怜惜的感情因她而生,她让我想起神话里美丽可爱的天使,纯透明的眸子,白色的双翼,水一样晶莹,宝石一样泛着光泽,想象她的美好我想哭想笑想狂奔。

    现实中她是什么样啊,我有一千万个想见到她的理由,却说不出口,因为她说虚拟的世界里没有现实,我问她我们是否要一直这样下去不见面时,她问我的温度能保持多久。我们都被对方问得哑口无言,然后我们就一起去看网络小说,又说出各自的感受。

    可有那么一天,是周末下了暴雨,我没有回家,一个人在我的住房里,孤独无情地啮咬着我的心,我突然很想她,那种思念让我疼痛到不能忍受,我只想见她,我在QQ上没见到她,然后一个人寂寞地在雨中奔走,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心就像摆在油锅里无情地被煎熬着,梅影,梅影,我一遍遍喊她的名字,失魂落魄地走在暴雨中。

    这场暴雨将我浇了个透心凉,当我一个人回到住处时只想对梅影说出现在的感受,但我从何说起呢?我狂乱地在QQ上给她留言,说了半天也只梅影两个字,我把自己快折磨疯了,为什么梅影?为什么?

    我迷迷糊糊地发烧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也许是心疼吧,那种揪心的牵念让我感到无助,这个时候的梅影在做什么呢?

    我发誓一定要见到梅影,在病痛三天过去后,我对自己下决心,如果因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疯的,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真实的梅影,我在QQ上对她说我要见她,如果她而避而不见,那她根本就是在欺骗我,我不能容忍一个骗子弄得我神魂颠倒。

    梅影打出一连串哭泣的表情,我断然道少来这套,你再不见面就缺乏起码的诚意,也许你根本不在乎我,而我……

    梅影:我不是。

    我:你是。

    梅影又一次沉默了,我思忖她一定在想着怎样回答。

    几分钟后,屏幕上的梅影说,我马上出发,半小时后到你那儿。

    我不由狂喜,但还是按捺住了,说我等你,到了打我手机,一路好。

    这半小时好难熬,我不能不想象梅影来时的样儿,满心的欢喜又有几许不安,她漂亮吗,这并不重要,见面时她会像在网络里一样和我自然的交流吗?我不由得想起我们曾经交流过的话,那些并不重要的话虽然意义不大,但在我心里却占据了那样一种不可名说的份量,就像梅影曾说的,石子掠过湖面,波纹会很快消失,但石子就永远留在湖心了,也许更像是钉子吧,钉子有过的地方都有痕迹。

    这半个小时里我如坐针毡,我不能不一次次看手机,怕突然停机,怕没电了,有时机子信号不好,会接收不到信息,我又看信号,直到在确定是满满的四格才放下心来,但如果梅影不来又怎样,是啊,她如果根本只是为了聊天解闷,为了消遣并不重视这样的交往,那她还会来吗?她来的意义是什么?也许她根本不会来,天啊,如果她不来,我的行为不是太可笑了吗?我为一个虚拟的世界居然会心痛心累,我简直太可笑了,明年我就到不惑之年了,我却还这样一意孤行,我想到这里,真觉得自己的可悲。

    手机响了,我几乎箭步过去,看见来电显示是梅影自己才放下心来,却又忐忑起来,她是不是不能来了?

页次:       

TAG: 灵魂 网恋

分享: 百度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校内网 添加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Sina ViVi 添加Google书签 Yahoo收藏 推荐给豆瓣 转发到新浪微博 在线发送到你朋友QQ信箱 点击这里加入官方QQ群


顶:18 踩:18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7 (109次打分)
【已经有110人表态】
26票
感动
14票
路过
9票
高兴
9票
难过
12票
搞笑
11票
愤怒
15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7年网恋一朝见光死网络传奇网络交错回到网络心理健康查看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赞助商链接

本栏最新更新

浅色衣服、深色衣服、不穿衣服到底哪个更凉快? 浅色衣服、深色衣服、不穿衣服到底哪 
炎炎夏日,大家都想出门的时候穿的清凉一点,那么问题来了,夏天不穿衣服还是穿浅色衣服或者深色衣服凉快?根据你的常识,从下面选一个正确答案吧。选好了吗?那海怡康小编公布正...

相关资讯

半夜沉迷网络易患“夜抑郁”
  专家建议,学校要为网络成瘾症者提供一个理解的氛围,让他们重新找到自我,从心理上彻底斩断网瘾,引导他们回归正常生活。   调查大学生网瘾成研究热点   华东师大心理...